•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咨詢熱線:13921406767
    南京公司律師

    望海公司與海盟公司的股權糾紛

    當前位置 : 首頁 > 股權糾紛

    望海公司與海盟公司的股權糾紛

    * 來源 : * 作者 : 南京公司律師

    上訴人山東海盟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海盟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張桂勇、韓廣鑫、韓家恩、東營望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望海公司)、呂建國、江進、張翔洲、郭學文股東出資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魯民四初字第2號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郭學文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本案為涉港股東出資糾紛,在訴訟程序和實體法適用方面應參照涉外民事訴訟的有關規定辦理。原告海盟公司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被告望海公司、韓家恩、韓廣鑫住所地在該院轄區范圍內,且被告對該院管轄本案未提異議。因此,該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海盟公司是在我國內地注冊成立的企業法人,本案股東出資、股權轉讓的行為均發生在我國內地,根據最密切聯系原則,應適用我國內地法律作為處理本案爭議的準據法。

    被告韓廣鑫及望海公司答辯稱:本案涉及股權糾紛和出資糾紛,韓廣鑫在東營中院訴張桂勇股權轉讓一案與本案有直接關系,在該案審結前本案不宜進行審理。受理本案違反一事不再理的法律規定,海盟公司在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東營中院)以同樣的事實和理由對韓廣鑫提起了訴,本案不應再受理。韓廣鑫已就任命韓家恩為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股東會決議提起了確認之訴,如韓家恩的法定代表人身份無效,則海盟公司無權提起本案訴訟。第四、海盟公司所訴虛假出資、抽逃出資事實不存在,海盟公司股東均已履行完畢出資義務。第五、望海公司與海盟公司之間沒有事實和法律上的聯系,代墊出資不構成承擔責任的依據。

    海盟公司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稱:2002年12月25日,郭學文與張桂勇簽訂一份《股東協議書》,約定由雙方通過環球華人通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環球公司)共同出資,開辦外商獨資企業望海公司。九鼎公司注冊資本500萬元,呂建國出資450萬元,占90%股份,江進出資50萬元,占10%股份。2003年6月20日,江進將所持股份轉讓給張桂勇,同時海盟公司增加注冊資本500萬元,后又經過兩次增資,公司注冊資本達到3000萬元。望海公司股權經過幾次轉讓變換后,至2008年1月24日,韓家恩持股2700萬元,韓廣鑫持股300萬元。經海盟公司查閱相關帳目,海盟公司工商登記所列發起人、股東在公司設立及增資過程中未實際履行出資義務,存在虛假出資或抽逃出資的行為。呂建國、江進、張桂勇作為海盟公司的發起股東和增資股東,應按認繳出資額,合計向海盟公司履行3000萬元出資或返還出資的義務。2003年2月13日,望海公司與呂建國簽訂《出資成立東營九鼎基業有限公司協議書》,約定望海公司出資450萬元以呂建國名義與另一出資人江進(名義出資50萬元)申請成立東營九鼎基業有限公司(下稱九鼎公司,后更名為海盟公司)。2003年2月20日,九鼎公司注冊成立。張翔洲、韓廣鑫、張桂勇、韓家恩作為繼受股東,應與發起股東、增資股東承擔連帶出資或返還出資義務。望海公司應在抽逃注冊資本的范圍內,對抽逃出資承擔連帶返還責任。郭學文、張桂勇作為公司實際股東,承擔履行資或返還出資的連帶責任;郭學文、張桂勇、韓廣鑫作為海盟公司的實際股東,應與發起股東及增資股東一起,履行出資或返還出資義務的連帶責任。綜上,海盟公司請求:張翔洲、韓廣鑫、張桂勇、韓家恩作為繼受股東,應在對應出資額范圍內承擔連帶出資或返還出資義務;判令呂建國、江進、張桂勇按照其當時認繳的出資額,履行3000萬元的出資或返還出資的義務(其中呂建國2430萬元,江進50萬元、張桂勇520萬元)。望海公司在抽逃出資范圍內承擔連帶返還責任;各被告按應承擔履行出資或返還出資義務的金額,承擔逾期出資利息(以應繳出資3000萬元,自2005年10月21日起暫計算至2013年5月1日,按照人民銀行當時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6.12%上浮50%計算)2088.45萬元;六、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被告張桂勇答辯稱:認可起訴狀中所列的出資、轉讓、代持股份的基本情況,對張桂勇應承擔的責任請依法判決。

    關于九鼎公司增資情況。2003年10月8日,呂建國、張桂勇分別向九鼎公司投資360萬元、140萬元,用于九鼎公司第一次增資。2004年5月21日,九鼎公司通過股東會決議第二次新增資本1000萬元,呂建國出資810萬元,張桂勇出資190萬元。2004年5月17日,九鼎公司通過銀行轉帳方式分別從河口區農村信用聯社及中國工商銀行東營區分行向呂建國轉帳252萬、558萬元;同年5月20日,分別通過中國農業銀行東營市膠州路支行及河口區農村信用聯社向呂建國轉賬80萬、110萬元,九鼎公司合計轉給呂建國1000萬元。2004年5月25日,呂建國向九鼎公司轉入810萬元,張桂勇向九鼎公司轉放190萬元,完成第二次增資。2004年6月16日,九鼎公司更名為海盟公司。2005年10月11日,海盟公司通過股東會決議第三次新增資本1000萬元。2005年10月9日,海盟公司向維英納公司匯款490萬元,10月10日向維英納公司匯款400萬元。2005年10月11日,維英納公司分別向呂建國、張桂勇匯款810萬、190萬元。同日,呂建國、張桂勇分別向海盟公司匯入810萬、190萬元。同年10月13日,海盟公司向維英納公司匯款110萬元。海盟公司最終將公司注冊資本增至3000萬元,呂建國出資243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81%,張桂勇出資57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19%。

    被告韓家恩辯稱:張桂勇轉讓股權給我是事實,工商局已作了變更登記,請求法院依法判決。

    被告江進、呂建國、張翔洲、郭學文未到庭應訴,也未提供答辯意見。

    一審法院查明:2002年12月25日,郭學文與張桂勇簽訂《股東協議書》,約定通過雙方共同注冊的環球公司在東營開辦外商獨資企業望海公司,郭學文和張桂勇按雙方在環球公司所占的股權比例出資,郭學文出資800萬港幣,張桂勇出資200萬港幣,郭學文為法定代表人,后變更為韓廣鑫。

    2003年2月13日,望海公司與呂建國簽訂《出資成立東營九鼎基業有限公司協議書》,約定望海公司以呂建國的名義出資450萬元與江進共同申請成立九鼎公司,負責東營市設銀行東城辦公樓和住宅項目的開發和銷售,并由呂建國出任法定代表人;呂建國在公司中沒有任何出資,不享有任何權益,不承擔任何風險;當望海公司認為需要時,在適當時機將公司法人代表和出資人進行變更,呂建國予以配合。2003年2月20日,呂建國、江進分別向九鼎公司帳戶匯入投資款450萬元、50萬元,用于出資成立九鼎公司。

    2003年6月20日,江進與張桂勇簽訂《東營市九鼎基業工貿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約定:江進將所持九鼎公司的50萬元全部股權依法轉讓給張桂勇,張桂勇一次性支付給江進50萬元。

    海盟公司主張九鼎公司將出資500萬元及第一次增加注冊資本500萬元抽逃回望海公司的情況。2003年12月29日,九鼎公司向望海公司還款200萬元;同年9月29日,九鼎公司代望海公司墊費用1753.5元;9月4日,代望海公司付車輛購置稅40500元;9月2日,代付望海公司購車款74600元;9月9日,代付望海公司保險費12056.5元;9月12日,代付望海公司保險保證金及車輛裝飾借款分別為8100元和2850元;1114日,九鼎公司匯款給望海公司兩筆分別為285萬元和232萬元,同日望海公司出具517萬元的收據;2003年12月10日,九鼎公司轉存給望海公司5萬元;2003年12月19日,九鼎公司轉存給望海公司10萬元;2004年5月13日,九鼎公司歸還望海公司借款3126335.4元,上述九鼎公司向望海公司轉款或墊款數額合計10586095.4元。

    本案的第一個爭議焦點為: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實,即作出選舉法定代表人的“股東會決議”被確認無效后,依據該“股東會決議”進行工商登記的法定代表人能否代表公司的意志。海盟公司是在中國境內設立的企業法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規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進行訴訟。韓家恩系依據“股東會決議”被任命為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并辦理了工商登記變更。至2008年12月31日海盟公司因未按規定參加年檢被注銷營業執照止,韓家恩系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以法定代表人身份提起本案訴訟。訴訟期間,任命韓家恩為法定代表人的“股東會決議”被另案確認為無效,韓家恩喪失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資格。《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三條規定,公司法定代表人應依法登記。對法定代表人進行登記的意義在于向社會公示公司意志代表權的基本狀態,經工商登記的法定代表人對外具有公示效力,涉及公司以外的第三人因公司代表權而產生的外部爭議,應以工商登記為準。而對于公司與股東之間產生的內部爭議,則應以有效的股東會任免決議為準,并在公司內部產生法定代表人變動的法律效果。因此,任命韓家恩為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股東會決議”被認定無效,在公司內部產生的后果是韓家恩不能代表海盟公司的真實意思。在本案審理期間,海盟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張桂勇雖表示認可本案訴訟及相關訴訟行為,但張桂勇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已經工商登記變更,不能因韓家恩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被認定無效而自然恢復張桂勇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因此,張桂勇所作出的意思表示亦不代表海盟公司,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真實性無法確認,本案起訴應予駁回。公司法規定,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各自所認繳的出資,并且在公司成立后不得抽逃出資。股東足額履行出資義務的目的是保證公司資本充盈,防止因資本不足而損害其他市場交易主體的權益。本案系公司起訴股東履行出資義務糾紛,屬于公司內部爭議,因海盟公司已被吊銷營業執照,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壹百捌拾壹條第壹款第肆項的定,公司可因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而解散。因此,本案爭議可以在公司解散過程中,通過清算程序予以解決。綜上,海盟公司的起訴應予駁回,其他爭議焦點無需進行審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拾叁條、第壹百捌拾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肆拾捌條第貳款、第壹佰壹拾玫條、第壹佰叁拾陸條、第壹佰肆拾肆條、第壹佰伍拾貳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39條之規定,裁定如下:駁回海盟公司的起訴。

    2005年10月20日,呂建國作為出讓方與受讓方張翔洲簽訂《山東海盟實業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呂建國將其在海盟公司的2430萬元全部股權轉讓給張翔洲,股權轉讓方式為零價轉讓,海盟公司在該協議上蓋章。同年10月24日,郭學文與張翔洲簽訂《代持股協議書》,約定:原由呂建國代持的郭學文在海盟公司的81%的股權由張翔洲代持,所有與代持股份有關的權利義務均由郭學文承擔或享有。2006年7月17日,郭學文發函給張翔洲,指示其將代持的海盟公司81%的股份轉讓到韓廣鑫名下。同日,張翔洲與韓廣鑫簽訂《山東海盟實業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協議內容同呂建國與張翔洲簽訂的轉讓協議。2006年7月19日,張翔洲與韓廣鑫共同發表聲明,該聲明顯示張翔洲在受讓股權時未履行出資義務,韓廣鑫也未向張翔洲支付股權轉讓費。同年11月1日,韓廣鑫與張桂勇簽訂《山東海盟實業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該協議約定:韓廣鑫將其持有的在海盟公司2430萬元股權中的2130萬元轉讓給張桂勇,張桂勇一次性支付2130萬元給韓廣鑫。庭審中韓家恩認可受讓張桂勇2700萬元股權,因張桂勇取得股權未支付對價,其也未向張桂勇支付對價。2008年12月31日,海盟公司因未按規定接受年度檢驗而被工商登記機關吊銷營業執照。根據公司吊銷情況記載,海盟公司成立于2003年2月20日,經營期限至2013年2月19日,主體分類為私營。海盟公司最后的工商變更登記顯示,韓廣鑫出資300萬元,持股10%,韓家恩出資2700萬元,持股90%。

    海盟公司向東營中院以股東出資為由起訴韓廣鑫,請求韓廣鑫補足2430萬元出資,東營中院于2012年3月8日作出(2012)東商初字第78號民事判決,判決駁回了海盟公司的訴訟請求。海盟公司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經二審審理后,發回東營中院重審,重審期間海盟公司申請撤訴,東營中院于2013年10月31日作出裁定,準許海盟公司撤回起訴。韓廣鑫向東營中院以股權轉讓為由起訴張桂勇,請求其支付股權轉讓款2130萬元,東營中院于2012年11月10日,作出(2012)東商初字第肆拾貳號民事判決,判決張桂勇向韓廣鑫支付股權轉讓款2130萬元。張桂勇不服提起上訴,經二審審理后被裁定發回重審,此案正在審理中。

    2013年6月18日,韓廣鑫以海盟公司為被告向東營市東營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海盟公司作出選舉韓家恩為法定代表人的“股東會決議”無效,2013年9月16日,東營區人民法院作出(2013)東商初字第柒捌玖號民事判決,判決海盟公司作出的“股東會決議”無效,海盟公司不服提起上訴,經東營中院二審審理,于2014年4月29日作出(2014)東商終字第45號民事判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另查明,望海公司的工商登記材料顯示被告郭學文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一審期間,韓家恩、張桂勇分別出具聲明,認可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及相關訴訟行為。

    根據本案當事人的訴辯意見,當事各方爭議的焦點問題為:本案是否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各被告是否應當承擔責任;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實;海盟公司主張利息是否應予支持。海盟公司的出資股東及繼受股東是否出資到位。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主要爭議是一審法院是否應當審理本案。

    首先,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實。任命韓家恩為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去張桂勇法定代表人職務的股東會決議被確認無效后,即使無法確定誰是真正的法定代表人,也不當然導致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意思表示不真實。韓家恩、張桂勇均在一審期間,向一審法院出具聲明,認可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及相關訴訟行為。持有公司90%股權的控股股東也明確認可了本案訴訟行為。因此,可以認定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是得到法定代表人認可或者授權的,也是得到控股股東同意的,是公司的真實意思。一審法院以韓家恩、張桂勇所作出的意思表示均不代表海盟公司,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真實性無法確認為由駁回起訴,屬于法律適用錯誤。

    海盟公司不服一審裁定,向本院上訴稱:一審裁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股東是公司最高決策者,持有公司90%股權控股股東明確認可本案訴訟行為,足以代表公司意志。一審法院無視控股股東對于本案訴訟行為的聲明,作出訴訟真實性無法確定的裁判,明顯屬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任命韓家恩為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免去張桂勇法定代表人職務的股東會決議被確認無效后,公司法定代表人恢復為張桂勇,并在公司與股東內部產生拘束力。本案是公司與股東之間的內部爭議,張桂勇有權作為法定代表人代表海盟公司行使訴訟權利。上訴人曾向一審法院提交了《提請釋明申請書》,提請法院對本案訴訟代表權行使進行釋明,明確公司代表權如何行使,以保護上訴人訴權。然而,一審法院未做任何釋明,就以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真實性無法確認為由駁回上訴人起訴,程序違法。在本案訴訟過程中,張桂勇以海盟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向一審法院作出聲明,明確同意、認可公司提起本案訴訟及相關訴訟行為,該聲明能夠代表海盟公司,即公司提起本案訴訟意思表示真實。一審法院以工商登記變更為由否定張桂勇對內代表權,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一審法院割裂控股股東意見與股東會決議關系,片面強調股東會形式否認控股股東意見可代表股東會,徒增上訴人訴累。本案所涉爭議無法通過清算程序予以解決,最終還需人民法院以裁判解決。清算程序只是終結現存的法律關系,處理其剩余財產,使之歸于消滅的程序。即便公司進入清算程序,基于清算程序本身不具有強制執行力,不可能由清算組責令各被上訴人履行出資義務或承擔連帶責任,還需通過訴訟來實現。一審法院駁回上訴人起訴,將當事人有權提起且必須通過訴訟程序解決的爭議交由清算程序解決,不僅違法,也增加了當事人訴累。綜上,請求:撤銷(2013)民四初字第2號民事裁定;依法改判各被上訴人履行出資義務或承擔履行出資義務連帶責任,或將本案發回山東省高級人民法審理,由其依法作出判決;本案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韓廣鑫、望海公司答辯稱:根據海盟公司章程第十九條第四款,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的,應當解散。海盟公司在2008年已被吊銷營業執照,滿足了公司解散條件。此時海盟公司只能從事與公司解散相關的活動,而無權提起訴訟。海盟公司作出的股東會決議被法院認定無效后,韓家恩無權代表海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因此,山東高院駁回海盟公司的起訴是正確的。本案屬于虛假訴訟。海盟公司從2006年開始不再經營,之后又被吊銷執照,故本案訴訟不是為了維護公司權益和股東權益,而只是為了對抗東營中院正在審理的股權轉讓訴訟。本案應當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韓家恩答辯稱:對海盟公司上訴沒有意見。

    其他被上訴人未答辯。

    公司依法有權要求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在本案中,海盟公司以訴訟的方式要求股東履行出資義務,是法律賦予的訴權。即使能夠通過清算程序解決股東出資問題,也不能剝奪公司的訴權。因此,一審法院以能夠通過清算解決為由駁回起訴,也是錯誤的。

    本案并無證據證明存在重復訴訟和虛假訴訟問題。海盟公司曾向東營中院起訴韓廣鑫,請求韓廣鑫補足2430萬元出資。在該案重審期間,東營中院裁定準許海盟公司撤訴。在東營中院受理的另一案件中,韓廣鑫起訴張桂勇,請求其支付股權轉讓款2130萬元。該案尚在審理中。該案與本案的當事人、訴訟標的、訴訟請求等均不同,不存在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的情形。即使原告提起本案訴訟意在針對東營中院正在審理的股權轉讓訴訟,也不能據此認定本案為虛假訴訟。

    綜上,海盟公司的起訴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壹佰壹拾玫是條規定的起訴條件,也不存在應駁回其起訴的法定情形,一審法院應當審理本案。一審法院駁回海盟公司起訴,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壹佰柒拾條第壹款第貳項、第壹佰柒拾壹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撤銷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魯民四初字第2號民事裁定;

    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本案。


    大红鹰水心高手坛一尾中特平 最新6场半全场胜负 中国体育大乐透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式 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及瑞波币中短期行情预测 3d没开过的号码查询 福彩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app下载 pc蛋蛋走势图app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 工商管理考研考哪几门 莱特币矿池打不开 四川时时彩12选5一Welcome 双色球幸运解梦选号 MG水果大战免费下载 大乐透500万 亿客隆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