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咨詢熱線:13921406767
    南京公司律師

    詳解公司股東代表訴訟制度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訴訟

    詳解公司股東代表訴訟制度

    * 來源 : * 作者 : 南京公司律師

    股東代表訴訟作為一種替代救濟措施,既是落實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信責任的法律機制,也有利于保護公司和少數股東的利益,本質是法院為“墮落的董事或者股東”所控制的公司主持公道的一種程序設置。股東代表訴訟勢必造成法院對公司自治的介入和對公司決策的干涉,而起訴股東是否公平和充分的代表公司利益、是否會損害其他股東的權益亦不無疑問,所以,股東代表訴訟有其不同于公司直接訴訟的程序和實體規則。

    第貳拾陸條(訴訟費用負擔)

    正式稿:

    貳拾陸條 股東根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貳款、第三款規定直接提起訴訟的案件,其訴訟請求部分或全部得到人民法院支持的,公司應當承擔股東因參加訴訟支付的合理費用。

    征求意見稿:

    第三十五條第三款 股東勝訴后,請求公司承擔合理的律師費以及為訴訟支出的調查費、評估費、公證費等合理費用的,應予支持。

    條文解讀:

    公司法司法解釋(肆)正式稿和征求意見稿均對訴訟費用負擔的問題予以規定,兩者存在兩點差別:正式稿僅規定公司應當承擔股東因參與訴訟支付的合理費用,但是未明確何為合理費用,征求意見稿中則明確律師費、調查費、評估費、公證費等均屬于合理費用。正式稿明確訴訟請求部分或全部得到人民法院支持的,則公司應承擔相關費用,而征求意見稿僅模糊規定為勝訴。

    延伸理解:

    關于訴訟費用的負擔,股東代表訴訟制度的勝訴利益歸屬于公司而非原告股東個人,這一特點對股東提起代表訴訟的積極性將產生負面影響。為激勵股東啟動代表訴訟以督促董監高人員履行受信義務,股東代表訴訟的勝訴利益歸于公司,而訴訟產生之費用亦由公司負擔。

    關于公司承擔合理費用的范圍,正式稿未進行明確,在個案裁判中需根據具體情形確定。但是基于通常理解,公司糾紛較之一般民事糾紛更為復雜,產生的律師費、公證費、評估費和調查費應可歸于合理費用的范圍。

    公司法司法解釋(肆)股東代表訴訟制度綜述

    2008年和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分別出臺公司法司法解釋(貳)和(叁),主要解決了股東出資糾紛和公司解散清算糾紛案件審理中的法律適用問題,均屬于投融資及其退出的法律制度范疇。公司法司法解釋(肆)則著眼于股東權利保護和公司治理,既是公司法中重要的制度規則,也是近年來公司有關糾紛爭議的熱點,受到社會高度關注。

    2017年9月1日施行的公司法司法解釋(肆)共貳十七條,其中第貳十三條至第貳拾陸條是對股東代表訴訟制度的進一步細化和完善,明確了公司直接訴訟、當事人的訴訟地位、勝訴利益的歸屬、訴訟費用的負擔肆方面的內容。與之前的征求意見稿相比,正式稿的條文由六條減少為四條,刪除了公司替代原告、訴訟中調解、雙重代表訴訟、“他人”的范圍解釋幾方面的內容,并且對保留的制度規則進行了文字和內涵的重新調整。

    公司法司法解釋(肆)正式稿與征求意見稿關于股東代表訴訟條文內容的差異,能夠一定程度上體現起草者的價值考量和取舍,有助于我們正確理解和適用規則,所以,基于追本溯源的考慮,本文對司法解釋(肆)股東代表訴訟制度進行條文解讀時,也同時援引征求意見稿的條文內容進行比對分析。

    總體而言,司法解釋(肆)股東代表訴訟的規定仍過于簡單,對司法實踐中涉及的諸多困惑和爭議問題未能予以回應。比如,公司被注銷的情形下原股東是否仍有權提起股東代表訴訟;公司已提起直接訴訟時股東能否再另行提起代表訴訟;前置程序中“竭盡內部救濟”之例外情形的界定;被告能否提起反訴以及反訴被告主體;股東代表訴訟中的調解問題;股東代表訴訟判決及調解協議的強制執行;股東代表訴訟的舉證責任分配等,這些問題司法解釋未明確規定,而司法實踐卻無法回避。而且,最終稿對征求意見稿的內容又進行了再次刪減壓縮,可能未必能滿足司法實踐的需要。司法解釋(肆)的內容作此調整和安排,或許是因為考慮公司法的修改而保持司法解釋的穩定性,也或許是考慮部分規則尚待進一步理論探討和司法實踐驗證。

    總而言之,本次司法解釋雖有缺憾,仍瑕不掩瑜,公司法司法解釋(肆)股東代表訴訟的規定使公司法賦予少數股東的這一權利救濟措施具有了可操作性,對公司治理和股東權利保護的價值和影響都極為深遠。  

    參考其他國家的立法,股東代表訴訟法律制度至少需要在提起訴訟的權利主體、訴訟前置程序、訴訟的附加條件、撤訴及和解、訴訟終止、訴訟費用補償等方面作出規定。我國在2005年修訂公司法時確立了股東代表訴訟制度,但相關規定過于簡單,缺乏可操作性,而實踐中的通說認為,現行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三款規定的“他人”是指任何侵犯公司利益的第三人,所以我國股東代表訴訟的被告范圍非常廣泛,股東可以代表公司起訴任何與公司發生違約、侵權糾紛的第三人。因而,在我國更有必要完善股東代表訴訟制度,明確司法介入和公司自治的邊界,避免對公司固有決策權的過分或不當“侵奪”,防止股東代表訴訟濫用的負面作用。

    實踐總是先行于立法,在近年法院審理股東代表訴訟過程中,主動適用股東代表訴訟制度規則的裁判文書已不鮮見。比如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645號裁定的“當時股份擁有原則”(即所稱的錯誤行為發生于公司之時直至訴訟終結期間,原告股東在公司必須持有股份)、(2008)民二終字第123號公報案例的訴訟調解需未參與訴訟的其他股東同意的規則,以及在個案裁判中對股東代表訴訟前置程序、與直接訴訟的關系、當事人主體地位、勝訴利益歸屬等制度的主動審查和適用。地方法院中,深圳中院2015年發布的《關于審理股東代表訴訟案件的裁判指引》從訴訟程序、實體權利、裁判執行的不同方面對股東代表訴訟作出了較為詳細的規定。

    公司法司法解釋(肆)股東代表訴訟制度逐條解讀

    第貳拾肆條(股東代表訴訟及公司和其他股東的訴訟地位)

    正式稿:

    貳拾肆條 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股東,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貳款、第三款規定,直接對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他人提起訴訟的,應當列公司為第三人參加訴訟。

    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前,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其他股東,以相同的訴訟請求申請參加訴訟的,應當列為共同原告。

    征求意見稿:

    第三十條第貳款 人民法院受理股東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貳款、第三款的規定提起訴訟的案件后,應當通知公司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

    第三十貳條 人民法院審理股東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貳款、第三款規定提起訴訟的案件,其他股東在一審法庭辯論結束前以相同的訴訟請求申請參加訴訟的,應當列為共同原告。已經進行的訴訟程序,對參加訴訟的其他股東發生法律效力。判決對未參加訴訟的股東發生法律效力。

    第貳十三條(公司直接訴訟及公司的訴訟地位)

    正式稿:

    第貳十三條 監事會或者不設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監事依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一款規定對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提起訴訟的,應當列公司為原告,依法由監事會主席或者不設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監事代表公司進行訴訟。

    董事會或者不設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執行董事依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一款規定對監事提起訴訟的,或者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三款規定對他人提起訴訟的,應當列公司為原告,依法由董事長或者執行董事代表公司進行訴訟。

    征求意見稿:

    第三十條第一款 監事會、監事或者董事會、執行董事依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一款起訴的,應當列公司為原告,由監事會負責人、監事或者董事長、執行董事擔任訴訟代表人。

    條文解讀:

    司法實踐中對于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規定的訴訟類型及公司的訴訟地位存在不同的認識。正式稿第貳十三條對該問題予以回應,認為公司董事會或者執行董事、監事會或者監事系公司機關,其履行法定職責代表公司提出訴訟,屬于公司直接訴訟。并且,正式稿將此問題區分為兩款進行細化規定,其中第一款明確監事會或監事對董事和高管提起訴訟,應當列公司為原告;第二款明確董事會或執行董事對監事和他人(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三款)提起訴訟的,應當列公司為原告。

    征求意見稿第三十條第一款同樣對此問題予以明確,但是細究之下不難發現,其僅規定了董事會或執行董事、監事會或監事依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一款對公司董事、監事、高管予以起訴,但是并未提及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三款向他人起訴的情形。

    延伸理解:

    對于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權益的行為,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三款僅規定符合條件的股東可以按照第一款的規定要求公司機關行使訴權,但是并未明確究竟系由董事會、執行董事還是由監事會、監事代表公司提起訴訟。正式稿第貳十三條第貳款規定董事會或執行董事可以代表公司提起直接訴訟,而監事會或監事并未被賦予同等的權利。由此可見,公司法司法解釋(肆)第貳十三條對于監事會和監事代表公司起訴的范圍予以限制,將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權益的行為的直接訴訟的決定權交由董事會和董事。究其根源,在公司的治理結構中,董事會和董事系公司經營決策機構,監事會和監事系公司的監督機構,在公司董事會和董事未喪失其職能屬性的情況下,應當由董事會和董事代表公司行使權利,維護公司利益及暗含的股東利益,此種規定更加符合公司治理結構的規范要求。

    在訴訟實踐中,董事會、執行董事或者監事會、監事代表公司提起訴訟,通常是因為持有公司公章、證照資料的高管人員拒絕行使訴權,所以,前述公司機關依據第貳十三條起訴,人民法院在立案審查時,應當從前述公司機關的簽字、蓋章來判斷訴權行使的真意,避免一味地要求公司蓋章而使訴訟陷入實際不可能的境地。

    條文解讀:

    正式稿第貳十拾條明確,符合條件的股東按照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貳款和第三款的規定直接對董事、監事、高管或者他人提起訴訟,屬于股東代表訴訟。同時,規定公司在股東代表訴訟中應被列為第三人,其他股東在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前以相同訴訟請求申請參加訴訟的,應列為共同原告。

    較之正式稿,征求意見稿不僅涵括了上述內容,還規定對于已經進行的訴訟程序,對參加訴訟的其他股東發生法律效力;判決對未參加訴訟的股東發生法律效力。同時,需要提示注意,征求意見稿中關于其他股東并無條件限制,但是正式稿規定其他股東仍需符合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一款之規定條件。

    延伸理解:

    正式稿第貳十拾條及征求意見稿第三十貳條規定訴訟參加的意義在于防止合謀訴訟。合謀訴訟勢必阻礙訴訟的正常進行或者幫助事實上的被告取得一事不再理的效果,對公司及股東的利益造成損害,故規定了其他股東訴訟參與的權利。

    正式稿在規定其他股東訴訟參與權的同時,對其進行了限制。

    首先,正式稿對于參與訴訟的其他股東的條件予以限制,要求其他股東必須符合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關于持股比例和期限的要求,這就意味著即便其他股東以相同的訴訟請求參與訴訟,也不可受惠于已起訴的股東的身份,法院在受理其他股東申請作為共同原告參加訴訟時仍需要審查股東的持股條件和期限。

    其次,其他股東必須以相同的訴訟請求申請參與訴訟。按照該條之規定,其他股東擬提起不同的訴訟請求,則無法申請作為共同原告,其他股東的權利如何保護,能否以不同的訴訟請求對就公司與被告之間的同一糾紛再次起訴同一被告仍存在疑問。從本質上講,股東代表訴訟并非是股東與被告之間的糾紛,而是公司與被告之間的糾紛,股東的訴權來源于公司,其他股東再次起訴的糾紛主體及糾紛內容是相同的,并且權利仍然來源于公司,法院受理與原告股東相同的事實和理由重新起訴,將會構成對“一事不再理”原則的違反。除此之外,其他股東能否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亦存在疑問,疑問在于,第三人撤銷之訴要求第三人非因自身的原因未參加審判程序,其他股東因訴訟請求不同無法申請參與訴訟是否屬于非因自身原因仍然不明確。

    最后,征求意見稿明確判決對未參加訴訟的股東發生法律效力,但是正式稿將該規定予以刪減。征求意見稿如此規定之原因,一方面仍是出于對“一事不再理”原則遵循,避免其他股東基于同一訴訟標的再次起訴至法院;另一方面是基于對公司自治的維護。如此明確規定的弊端亦十分顯著,在相應的配套規則及制衡、救濟措施缺失的情況下,規定判決對未參加訴訟的股東發生法律效力,無異于為原告股東與被告合謀訴訟提供便利,有可能造成其他股東權利受損的結果。

    第貳十五條(勝訴利益歸屬)

    正式稿:

    第貳五條 股東根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貳款、第三款規定直接提起訴訟的案件,勝訴利益歸屬于公司。股東請求被告直接向其承擔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征求意見稿:

    第三十一條 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一款、第貳款所稱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監事會”、“監事”包括全資子公司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監事會、監事。

    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三款所稱的“他人”,是指除公司或者全資子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以外的其他人。

    第三十五條第一款 股東依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第貳款、第三款規定請求被告直接向其承擔民事責任的,不予支持。

    第貳款 股東因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利益受到損害,依據公司法第壹佰伍拾壹條提起訴訟,請求被告向全資子公司承擔民事責任的,應予支持;請求被告向公司承擔民事責任的,不予支持。

    條文解讀:

    正式稿從正反兩面明確勝訴利益歸屬于公司,征求意見稿僅從反面規定股東請求被告直接向其承擔民事責任的,不予支持,無論通過何種角度,兩者均明確了勝訴利益的歸屬。值得注意的一點在于,征求意見稿第三十五條第貳款提及雙重代表訴訟[壹],但是正式稿中并未規定該制度。

    延伸理解:

    關于股東勝訴利益的歸屬,在股東代表訴訟中,由于公司利益受到侵害,股東代為提起訴訟,訴權來源于公司,訴訟的目的亦是為了維護公司的利益,這直接決定了在股東代表訴訟中,訴訟結果應當歸于公司。

    關于雙重代表訴訟,由于立法層面的制度缺失,在司法實踐中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認識。比如,“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陜民終228號海航酒店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與趙小海、陜西海航海盛投資有限公司、陜西皇城海航酒店有限公司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 承認股東雙重代表訴訟,而“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蘇民終568號喬俊與王有斌、南京廣廈(集團)萬杰置業有限公司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二審管轄裁定”則不支持股東雙重代表訴訟。

    在征求意見稿第三十一條和第三十五條第貳款曾規定,對于全資子公司董監高或者他人侵害子公司利益的行為,導致母公司利益受損,母公司股東有權對子公司管理層提起代表訴訟,并且勝訴利益屬于全資子公司。征求意見稿規定的雙重代表訴訟制度,僅將母子公司的關系限制為“全資控制關系”,而正式稿則將本已限縮的雙重代表訴訟制度予以刪除,使這一具有重大實踐意義和司法實踐中存在巨大爭議的制度繼續處于無法可依的狀態。

    雙重代表訴訟制度可謂是一把雙刃劍。從積極的層面上講,目前以母子公司架構為主體的企業集團已經成為我國公司形態中的常態,設立股東代表訴訟制度具有保護少數股東的利益,激活股東監管經營的功能,有利于糾正控股公司制度的缺陷,促進集團企業的發展;但是從消極層面上講,雙重代表制度否認企業的獨立性,對子公司的設立及經營直接產生影響,并且濫訴的風險也會提高。正式稿未規定股東雙重代表訴訟,可能是基于該制度之合理性和規制范圍仍待司法實踐進一步探索及總結,也從另一個角度體現了司法尊重公司獨立和對公司自治謹慎介入的原則。



    大红鹰水心高手坛一尾中特平 黑龙江11选5技巧 天天捕鱼破解版 真人百家乐源码bbs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 香港六合彩出码网站 莱特币价格 熊猫麻将官方版苹果版链接 组选中奖图片 北单5串1全包过滤模式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澳门二分彩走势图 三分赛车的玩法有几种 辽宁快乐12字谜 捕鱼平台下载 全民内蒙古麻将群 下载单机麻将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