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咨詢熱線:13921406767
    南京公司律師

    永發公司與南京同仁堂美麟公司合并糾紛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法

    永發公司與南京同仁堂美麟公司合并糾紛

    * 來源 : * 作者 : 南京公司律師

    上訴人南京同仁堂美麟(鐵嶺)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美麟鐵嶺公司)因與被上訴人鐵嶺市永發繭產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發公司)、遼寧美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麟集團公司)、遼寧采逸野蠶絲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采逸公司)、遼寧立豐亞麻紡織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立豐公司)、楊永發公司合并糾紛一案,不服遼寧省鐵嶺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16日作出的(2015)鐵民二初字第0006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2年3月20日美麟鐵嶺公司為收購永發公司的野蠶保健品及其衍生保健品相關的流動資產、固定資產、無形資產與永發公司簽訂《資產并購協議》。協議簽訂后,同年3月28日美麟鐵嶺公司經中國工商銀行鐵嶺西豐支行給付永發公司預付款貳仟玖佰萬元。永發公司收到貳仟玖佰萬元預付款后,沒有全面履行《資產并購協議》所確認的義務。

    美麟鐵嶺公司上訴請求:判令由5名被上訴人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撤銷一審法院(2015)鐵民二初字第00068號民事判決書;判令5名被上訴人依據協議書約定連帶給付美麟鐵嶺公司違約金290萬元;判令5名被上訴人連帶返還美麟鐵嶺公司預付款2740萬元;判令5名被上訴人連帶給付美麟鐵嶺公司自起訴之日起至判決生效之日,2740萬元本金的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利息。事實和理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事實是2012年3月20日的《資產并購協議》是美麟鐵嶺公司同永發公司及楊永發三方簽訂的協議,作為該協議一方當事人的楊永發,當然應當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2740萬元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美麟集團公司、彩逸公司、立豐公司三家公司,不僅僅是由楊永發實際控制,事實上就是其一人所有,公司之間人格混同,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2740萬元預付款應承擔連帶責任;判決認定永發公司不承擔違約責任,不僅證據不足,且有悖常理。

    永發公司庭審辯稱:一審法院(2015)鐵民二初字第00068號民事判決,事實認定清楚、適用法律準確,懇請二審法院維持原審判決,依法駁回美麟鐵嶺公司的訴求。

    為此,請二審法院依據事實與法律,依法駁回美麟鐵嶺公司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法院(2015)鐵民二初字第00068號民事判決,由美麟鐵嶺公司承擔訴訟費用。

    采逸公司、立豐公司共同書面答辯稱:一審法院(2015)鐵民二初字第00068號民事判決書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二審法院予以維持,理由如下:

    美麟鐵嶺公司要求采逸公司、立豐公司對永發公司的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的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2012年3月20日的《資產并購協議》的雙方是美麟鐵嶺公司和永發公司;貳仟玖佰萬元的款項到達永發公司的賬戶當天,即直接轉賬給東北參茸公司;根據該協議的約定事項,美麟鐵嶺公司所付出的預付款貳仟玖佰萬元也是針對永發公司;2013年9月27日,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針對2900萬元的款項如何返還一事,簽訂了《協議書》;根據該協議書的相關條款規定,永發公司已經履行了給付現金50萬元、兩輛車抵頂110萬元的約定,所以返還金額變更為2740萬元。根據上述事實,可以認定簽訂《資產并購協議》《資產交割協議》《協議書》《補充協議》的締約主體雙方均為美麟鐵嶺公司和永發公司,與采逸公司、立豐公司無絲毫關系,因此美麟鐵嶺公司要求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請求,二審法院應當予以駁回。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以下簡稱《公司法》)第五十八條規定,一個自然人只能設立一個有限公司,因為楊永發和田喜梅是夫妻關系,從《公司法》的層面上可以將他們視為一個自然人,這四家公司應當看作一個公司,所以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應當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2740萬元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2013年10月楊永發對這四家公司股權和法定代表人進行了變更,其逃避債務的目的昭然若揭。法院的判決不僅解決個案的紛爭,還對人們的行為具有規范和指引作用。一審判決不僅損害了美麟鐵嶺公司的合法權益,也是對黨的“十八”大提出的建設誠信社會的方針和設想的挑釁。

    綜上,美麟鐵嶺公司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望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查明事實依法改判。

    另外,該協議約定的2900萬元也實際支付給永發公司,未被楊永發等其他幾名被上訴人使用,款項到賬的當天即由永發公司轉付給東北參茸公司,用于償還其債務。在《資產并購協議》不能繼續履行的情形下,美麟鐵嶺公司又與永發公司再度就返還貳仟玖佰萬元的事宜簽訂返還的《協議書》,然而,該協議書中依然是由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之間訂立,且其中約定承擔返還責任的主體僅為永發公司,依然不包括楊永發等其他幾名被上訴人,故美麟鐵嶺公司主張楊永發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不應支持。

    楊永發書面答辯稱:具體理由如下:2012年3月20日《資產并購協議》中的乙方是永發公司,且該協議第肆條約定“甲方于本協議簽訂后向乙方預付轉讓款人民幣貳仟玖佰萬元”。關于楊永發對案涉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應否承擔連帶責任的意見。美麟鐵嶺公司主張楊永發對案涉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請求,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應予駁回。上述協議簽訂后,美麟鐵嶺公司也按照第四條約定,于2012年3月28日將貳仟玖佰萬元支付至永發公司的賬戶內,永發公司在收到款項時給美麟鐵嶺公司開具了收款收據。美麟鐵嶺公司在預付上述款項之后,在自己的記賬憑證上記載的科目也是“預付永發公司款”。貳仟玖佰萬元預付款到賬當天,永發公司立刻直接轉付給東北參茸公司,用于償還其債務,該公司收到該筆款項時,也為永發公司開具收款收據(貳審提交的新證據)。2013年9月27日,美麟鐵嶺公司又就上述2900萬元預付款如何返還的事宜,與永發公司簽訂《協議書》,該協議書并沒有楊永發的簽字,其中第貳條至第肆條關于承擔返還責任的主體,均約定為永發公司,根本未提及楊永發等其他幾名被上訴人。根據上述事實,《資產并購協議》是確立本案各方當事人之間法律關系的基礎證據,該協議中締約的主體僅為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并不包括楊永發等其他幾名被上訴人,該協議簽署時,楊永發時任永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簽字行為屬于履行職務行為,雖然其中提到了楊永發的個人資產,但所有轉讓的對價款均系支付給永發公司,并未支付給楊永發本人,美麟鐵嶺公司主張該協議是與永發公司、楊永發簽訂的三方協議,明顯與事實不符。

    關于永發公司應否承擔290萬元違約金的意見。在一審訴訟期間,永發公司已向法院提交兩份特快專遞底聯及2013年10月22日催辦函。根據上述事實,2013年9月27日,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簽訂《協議書》之后,因美麟鐵嶺公司未派人辦理交接手續導致無法如期完成交接工作,盡管美麟鐵嶺公司否認收到該兩封特快專遞,但是,該郵件系通過郵局發送給美麟鐵嶺公司的,據此可以認定永發公司已向美麟鐵嶺公司發函催辦交接事宜,因美麟鐵嶺公司怠于履行致使未能如期完成,故美麟鐵嶺公司要求支付290萬元違約金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另,美麟鐵嶺公司主張的違約金過高,并未舉證證明其實際遭受的損失超過了290萬元,故從這個角度看,該主張也不應獲得支持。

    于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應否承擔連帶責任的答辯意見。美麟鐵嶺公司主張援用《公司法》中“法人人格否定制度”,此項法律制度規定于我國《公司法》第貳十條,而適用該項法律制度的首要前提是:公司的股東實施了濫用股東權利逃避債務的行為。而在本案中,上述情形皆不具備。首先,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并非永發公司的股東;承擔責任的主體應當是公司的股東;案涉貳仟玖佰萬元預付款進入永發公司的當天,就被永發公司轉給東北參茸公司,用于償還了自己的債務,不存在股東濫用權利逃避債務的行為,至于這幾家公司之間是否為關聯企業,楊永發是否為實際控制人,這些都不是承擔責任的法律要件,本案不符合《公司法》第貳十條規定的情形,美麟鐵嶺公司主張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應予以駁回。

    2013年9月27日美麟鐵嶺公司(甲方)與永發公司(乙方)就返還2900萬元預付款一事,針對此前所簽協議履行情況,重新簽訂《協議書》。由永發公司用其土地使用權、人民幣現金、房產、車輛、庫存產品等作價返還。并約定:所有相關手續必須在規定日期內辦理,超過期限則由乙方以現金方式還款并承擔本協議總額10%的違約金。《協議書》簽訂后,永發公司給付美麟鐵嶺公司人民幣50萬元;奔馳面包車一輛(作價:50萬元)、雷克薩斯轎車一輛(作價:60萬元)。合計返還預付款160萬元。現尚欠美麟鐵嶺公司預付款2740萬元。美麟鐵嶺公司多次催要,永發公司未能返還。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美麟鐵嶺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被告返還美麟鐵嶺公司預付款貳仟柒佰肆拾萬元;判令被告依據協議書約定給付美麟鐵嶺公司違約金290萬元;判令被告給付美麟鐵嶺公司自起訴之日起至判決生效之日貳仟柒佰肆拾萬元本金的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利息。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原審法院認定的上述事實,有美麟鐵嶺公司提供的以下證據:2012年3月20日簽訂的《資產并購協議》、付款憑證(記賬憑證、工商銀行轉賬支票存根、收款收據、工商銀行付款憑證)。2013年9月27日與永發公司簽訂的《協議書》。2012年12月7日簽訂的《資產交割協議》及《補充協議》。永發公司的工商登記及變更情況。包括:西豐鎮政府關于成立永發公司的批復;2001年4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和《股東出資明細表》;1997年《公司設立登記中請書》和《公司設立登記審核表》;2003年11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股權轉讓協議》、《永發公司變更協議》;2010年6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和《委托代理人證明》;2004年9月《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核準變更登記通知書》、《股東會決議》、《注冊資本變更前后對照表》;2010年8月《股東會決議》、2010年11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審核變更登記通知書》;(8)2011年3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委托代理人證明》、《公司章程修正案》、《股東會決議》、《驗資報告》鐵豐會驗字(2011)第056號、《銀行詢證函》貳張、《資產評估報告書》鐵豐評報字(2011)第019號;(2012年7月《股權轉讓協議》、《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核準變更登記通知書》;2011年8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審核表》、《股東會決議》;2013年10月《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股東會決議》、《股東出資信息表》、《委托代理人證明》;美麟集團公司門口的2張照片。永發公司的《工商營業執照》。采逸公司的工商登記及變更情況。美麟集團公司的工商登記及變更情況。立豐公司的工商登記及變更情況。2013年2月3日簽訂的協議書。永發公司提供的詢證函、催辦函各一份。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提供的采逸公司和立豐公司的工商機讀資料,美麟鐵嶺公司的部分工商登記材料等證據在卷佐證,經原審法院組織質證,除對詢證函的真實性未予認定不予采信外,對其他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均予以認定。

    另查明,2011年8月至2013年10月29日楊永發為永發公司法定代表人;2013年10月29日永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楊永發變更為楊永林;2014年7月17日美麟集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士龍變更為楊永林;2013年10月9日采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田喜梅變更為田馳;2013年6月26日立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梁青山變更為田馳。

    關于美麟鐵嶺公司提出:四家被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是本案被告自然人楊永發一節。經審查,西豐縣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企業機讀檔案登記資料》顯示:自2013年10月31日永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楊永林;自2014年7月17日美麟集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楊永林;自2015年5月11日采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田馳;2013年6月26日立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田馳。上述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非楊永發,認定“四家被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是本案的被告自然人楊永發”證據不足;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簽訂《資產并購協議》、《資產交割協議》、《補充協議》時,楊永發系永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協議上簽字系代表永發公司履行職務行為,并非個人行為;美麟鐵嶺公司的2900萬元預付款交付給了永發公司,并非交付給了楊永發個人。楊永發不應承擔所欠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的返還和違約責任。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永發公司舉出三份新證據,各方當事人分別發表了質證意見:美麟鐵嶺公司、永發公司、東北參茸公司銀行轉收款憑證,證明:永發公司于2012年3月28日當天15:14:47又將2900萬元轉入到東北參茸公司,此款永發公司償還欠東北參茸公司2900萬元債務。美麟鐵嶺公司于2012年3月28日14:09:28通過銀行轉入到永發公司2900萬元。美麟鐵嶺公司匯入永發公司2900萬元,楊永發及其他被上訴人沒有使用,不存在濫用股東權利情形,與其他被上訴人沒有關聯性。美麟鐵嶺公司質證認為: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但沒有關聯性,因其主張的依據是最后2013年9月27日簽訂的協議,所以在此之前的證據與本案無關。另外,美麟鐵嶺公司主張除永發公司之外的四方被上訴人承擔連帶責任的理由不是基于是否將錢打到另四方被上訴人賬戶上,而是基于合同和法律事實,所以美麟鐵嶺公司不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質證認為:該組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楊永發質證認為:該證據證明涉案的2900萬元預付款是永發公司自己使用,其他四方被上訴人沒有逃避債務、損害債權人權益的行為。

    一審法院認為: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經協商雙方簽訂《資產并購協議》、《資產交割協議》、《補充協議》及《協議書》均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美麟鐵嶺公司依約向永發公司支付預付款貳仟玖佰萬元,永發公司應按《協議書》約定向美麟鐵嶺公司交付其野蠶保健品及其衍生保健品相關的流動資產、固定資產、無形資產。永發公司未按《協議書》履行義務,應當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預付款。在履行期間,永發公司兩次以特快專遞方式向美麟鐵嶺公司發出催辦函,至相關資產未按《協議書》約定交付,責任不在永發公司,故永發公司不承擔違約責任。

    關于永發公司辯解稱: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爭議的金額實際是969萬余元一節。經審查,庭審中永發公司出示的“企業詢證函”確認的該數字,系復印件且沒有原件比對,不具有證據效力。對其辯解不予支持。

    為倡導誠實信用原則,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條(公司是企業法人,有獨立的法人財產,享有法人財產權。公司以其全部財產對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以其認購的股份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第七條(依法設立的公司,由公司登記機關發給公司營業執照。公司營業執照簽發日期為公司成立日期。公司營業執照應當載明公司的名稱、住所、注冊資本、經營范圍、法定代表人姓名等事項。公司營業執照記載的事項發生變更的,公司應當依法辦理變更登記,由公司登記機關換發營業執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的規定,判決:駁回美麟鐵嶺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永發公司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貳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永發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美麟鐵嶺公司預付款貳仟柒佰肆拾萬元并自2015年8月24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給付利息至本判決確定的給付之日止。案件受理費193,300元,由永發公司負擔。

    關于美麟鐵嶺公司提出:肆家被告公司企業間的財產、生產設備、資金混同使用,沒有明確的區分,公司人格混同一節。經審查,永發公司系絹紡和絲織加工企業;美麟集團公司系紡織業;采逸公司系紡織品、針織品及原料批發企業;立豐公司生產經營亞麻原料、亞麻產品針織服裝加工銷售企業。上述肆家公司經營范圍不同,均系獨立的法人單位。沒有證據證實肆家公司的人員、財產、生產設備、資金混同,不構成公司人格混同。

    綜上,對美麟鐵嶺公司提出的:四家被告公司及楊永發應對永發公司尚欠美麟鐵嶺公司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的返還及違約行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請求不予支持。

    永發公司庫存設備、產品、現正在生產照片拾玖張,證明:現在永發公司正常生產,獨立經營,產品產銷適應市場需求,永發公司有能力償還欠美麟鐵嶺公司的全部債務。余款2211萬元以下列資產折抵:房產類甲方以240萬元價格受讓乙方保證享有處置權的位于鐵嶺市物流城面積為240平方米左右的門市房三間。如乙方無法辦理相關過戶手續,則于2013年10月15日之前以240萬元現金償還給甲方。甲方以69萬元的價格受讓乙方實際控制人楊永發所有的位于沈陽市沈河區朝陽街6號面積為57.74平方米的門市房,如乙方無法辦理相關過戶手續,則于2013年10月15日之前以69萬元現金償還給甲方。車輛資產遼M75Y**號雷克薩斯ES350轎車壹輛作價60萬元抵償給甲方。奔馳面包車壹輛作價50萬元抵償給甲方并于本協議簽訂后一日內將該車移交甲方。存貨資產:除去以上各項,剩余欠款1792萬元,由乙方以現有庫存產品床上用品充抵。乙方應于2013年10月15日前開具相應17%增值稅發票供甲方入賬。2013年9月27日協議中約定的抵債給美麟鐵嶺公司的設備、產成品都現存在永發公司倉庫內。美麟鐵嶺公司質證認為: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該組照片證明的事實和其主張的2013年9月27日的協議無關,因為2013年9月27日這個協議第四條第三款約定“剩余欠款1792萬元由乙方用現有存貨資產床上用品折抵。”。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質證認為: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楊永發質證認為:對證據無異議,且該證據可以反駁美麟鐵嶺公司第貳條上訴理由,即其主張被上訴人永發公司為空殼公司。

    本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對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認定如下:永發公司于2012年3月28日當天將2900萬元轉入到東北參茸公司用于償還公司債務。

    2013年9月27日,美麟鐵嶺公司(甲方)與永發公司(乙方)簽訂《協議書》,就甲方于2012年3月向乙方支付預付款2900萬元相關事宜達成協議:甲方以639萬元的價格受讓乙方位于沈陽市蘇家屯城郊鄉大淑堡村面積為貳萬平方米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及地上附著物的全部權益。乙方于2013年10月15日前負責以甲方或甲方指定第三方名義與沈陽華誼電氣安裝工程有限公司按原協議條款簽訂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書,并向甲方移交該宗地塊的土地使用權原件。甲方向乙方及乙方實際控制人楊永發、田錫梅退還《資產交割協議》第一條、第貳條所約定的全部資產。鑒于上述資產由乙方保管至今,并未實際移交,故雙方不再另行辦理交割手續。乙方在本協議簽訂后一日內歸還甲方現金50萬元人民幣。如乙方未按約定向甲方開具發票,則于2013年10月30日前以現金方式向甲方支付全額稅款。五、所有相關手續必須在規定日期內辦理,超過期限則由乙方以現金方式還款并承擔本協議總額10%的違約金。

    武占紅、郵政西豐公司的情況說明、郵資發票、設備資產轉移發票,證明:美麟鐵嶺公司在履行該協議過程中已首先違約。美麟鐵嶺公司及當時的法定代表人張天吉已收到永發公司通過郵政西豐公司營業員XX收寄的催辦函,永發公司已支付了相應郵費。永發公司打字員武占紅將催辦函2份打完蓋章后交給副經理田馳,并郵寄給美麟鐵嶺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張天吉各壹份。永發公司在履行與美麟鐵嶺公司2013年9月27日簽訂的協議過程中沒有違約。美麟鐵嶺公司質證認為:內容真實性有異議,辦公室人員每天處理那么多事務,還能記住三年前的事情,不合情理。關于郵資發票及情況說明真實性有異議,不能還記得三年前的事情,也不能證明我們收到了。關于設備資產轉移發票與本案無關,因為都是發生在2013年9月27日之前,在2013年9月27日我們簽訂協議之前的事情雙方均無異議。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質證認為: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楊永發質證認為:對證據無異議,其中郵政西豐公司的情況說明合法有效,被上訴人永發公司已經提交兩份特快專遞回執單,這份情況說明及郵資發票能夠與兩份回單互相印證,說明美麟鐵嶺公司已經收到相應的特快專遞。若美麟鐵嶺公司對此否認應繼續承擔舉證責任。

    2013年10月22日,永發公司向美麟鐵嶺公司郵寄了催辦函,內容為:“我公司與貴公司于2013年9月27日簽訂協議后,由于貴司一直未來人處理相關事宜,為順利辦理相關手續,敬請按有關規定交付必要材料,并按約前來辦理協議落實事宜。”

    上述事實有中國工商銀行業務回單、轉賬支票存根、收據、通用記賬憑證、情況說明、郵政業專用發票、增值稅普通發票、記賬憑證在卷佐證,經質證審查,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認為,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于2012年3月20日簽訂的《資產并購協議》、2012年12月7日簽訂的《資產交割協議》、《補充協議》及2013年9月27日簽訂的《協議書》均是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2013年9月27日簽訂的《協議書》是雙方最后一份協議,對美麟鐵嶺公司前期收購永發公司資產所付2900萬元如何返還進行了約定,應作為處理本案糾紛的基本依據。該協議簽訂后,永發公司依約以現金、實物返還折合160萬元,余下貳仟柒佰肆拾萬元以物抵款部分雙方沒有履行。美麟鐵嶺公司據此請求一審法院判令永發公司返還其預付款貳仟柒佰肆拾萬元及自起訴之日起計算的利息,得到一審法院支持,永發公司沒有上訴,視為認可該判項內容。

    關于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是否應當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2740萬元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一節。依據《公司法》第三條、第二十條的規定,法人人格獨立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則,人格否認制度是公司制度的例外。永發公司作為簽訂《資產并購協議》《資產交割協議》《補充協議》的主體,應以其獨立財產按約履行合同中的義務。永發公司與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不但經營范圍不同,且均系獨立的法人單位,現有證據無法證明上述肆家公司的人員、業務、財務方面高度交叉或混同,各自財產無法區分,從而導致永發公司喪失其獨立的法人人格,嚴重損害債權人的利益;美麟鐵嶺公司亦未舉證證明永發公司的財產存在被隱匿、轉移或挪用的事實,從而影響其對外清償債務的能力。故對美麟鐵嶺公司上訴所提美麟集團公司、采逸公司、立豐公司應當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的理由,因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楊永發是否應當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一節。《資產并購協議》《資產交割協議》《補充協議》簽訂雙方均寫明甲方為美麟鐵嶺公司、乙方為永發公司,楊永發時任永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協議上簽字屬于履行職務行為。三份協議約定的權利義務涉及到楊永發及其個人財產,僅能作為合同一方主體履行約定義務的內部責任劃分,不能作為將楊永發視為合同主體的依據。且2012年3月28日美麟鐵嶺公司的貳仟玖佰萬元預付款付給永發公司后,永發公司于當天將貳仟玖佰萬元付給東北參茸公司用于償還公司債務;2013年9月27日簽訂的《協議書》亦載明簽約人為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并無楊永發簽字,亦無楊永發需以現金方式還款的約定,故楊永發不應承擔永發公司返還所欠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的連帶責任。美麟鐵嶺公司上訴所提楊永發是上述協議的簽約人,應當對返還美麟鐵嶺公司的貳仟柒佰肆拾萬元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的理由,與事實不符,法律依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永發公司是否應向美麟鐵嶺公司支付違約金一節。2013年9月27日美麟鐵嶺公司與永發公司針對此前所簽協議履行情況,就返還貳仟玖佰萬元預付款一事,重新簽訂《協議書》約定:由永發公司用其土地使用權、人民幣現金、房產、車輛、庫存產品等作價返還。其中協議約定的現金伍拾萬元、奔馳面包車一輛(作價伍拾萬元)、雷克薩斯轎車一輛(作價陸拾萬元)已經實際履行,對于土地使用權、房產、庫存產品未按期履行的原因雙方均主張系對方存在違約行為導致,但美麟鐵嶺公司沒有舉出證據加以證明,永發公司則舉出催辦函表明其已經催促美麟鐵嶺公司盡快落實協議履行,現缺乏證據證明永發公司在履行《協議書》約定義務時存在違約行為,故對美麟鐵嶺公司上訴所提永發公司應當支付違約金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美麟鐵嶺公司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應予駁回。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審判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壹)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93,300元,由上訴人南京同仁堂美麟(鐵嶺)有限責任公司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大红鹰水心高手坛一尾中特平 亿客隆首页 重庆快乐10分android版下载 新时时彩规则 - 点击进入 体彩进球彩怎么玩 江苏11选5专家推荐 狗币离线钱包 安徽时时彩开奖走势一首页 20选5说明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 河内五分彩三星走势图 足彩总进球数预测 ag真人视频百家设置经验 半全场负平是什么意思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开元棋牌网址玩